JUN 2014

2011年,我提著行李一個人坐了很久的車來到了台東泰源。這裡雲霧繚繞,像是與世隔絕的仙境,我把以前的教案全丟了,我知道,我要面對的,是一個截然不同的空間、一群截然不同的孩子。

到花東原住民小學教孩子跳舞,一直是我夢想中的工作,從以前在「無垢舞蹈劇場」,林麗珍老師就告訴我們:「要跟農夫和原住民的身體學習。」當所有西方的芭蕾、現代舞都在反抗地心引力,要舞者把線條拉長、跳高的時候,林老師要我們練習的身體,卻是彎下腰、把重心放低,一步一步的感受和腳下地板的溫柔關係。她說:「你的身體,要從最低的地方長出來。

多年後,我來到了這裡,這群孩子,從小在山裡脫光腳,大步奔跑,在農地裡種田,不用像在城市的人們小心翼翼怕打擾左鄰右舍,他們大聲笑,大聲唱歌,他們身體與聲音的線條本身就有他們獨特的美感,絕對不適合把在城市裡為了升學而練的芭蕾現代舞的身體,直接套在他們身上,那太可惜了。我要做的,是順著他們原本的樣子,像個雕刻家一樣,雕出他們本然的美感。是減法,不是加法。

完整故事
財團法人立賢教育基金會